永利娱乐怎么进不了日博平台开户

  胡雪岩(1823年9月29日-1885年12月6日),名光墉,字雪岩,以字行,幼名顺官,安徽绩溪人,晚清时期的红顶商人。现在在杭州鼓楼有修复过的胡雪岩故居。
  胡雪岩幼年丧父,家境贫寒,流离失所,曾做过火腿行伙计、米店伙计等,而后因为记账仔细,会计高段,因而走入金融业,原本是一位于姓钱庄老板的掌柜,老板因无子,将他视为义子,死后将价值四千多两白银的钱庄交由胡雪岩继承。
胡雪岩  传说胡二十六岁时,在钱庄工作,与“候补浙江盐大使”王英九(即王有龄,字英九)结识,胡雪岩挪用了钱庄的伍佰两白银,帮助王英九补官。而后事发,胡雪岩被破门,只好四处工作,数年后,终于筹款,自行开设钱庄,王英九入仕后,担任浙江海运局“坐办”,于是把收到的公款寄放胡雪岩处,胡雪岩挪用了此笔款项,从事放贷与贸易,而后将原本公款补齐,交还官府,大发利市。
  另说胡雪岩已经积有资本,但他认为应该要活用资金,否则可惜,苦于没有做大生意的机会,得知王英九身为官员,却因为账务处理,屡屡被上级指为无能,而常去青楼饮酒浇愁,胡雪岩为了寻找资金出口,就天天在青楼大摆宴席,设法巧遇,与王英九结交,并借钱给王英九。在咸丰元年(1851年),王英九署理湖州府知府时,胡雪岩说服王英九将湖州府公库的银两存到自己的钱庄(此应为误传。按清国史馆传,湖州知府1847-1853为晏端书),他运用了这笔钱去做蚕丝、中药与高利贷生意,并私下运用官府的漕运运送自己的货物,因而富裕起来,由于浙江巡抚黄宗汉不满,胡雪岩也设法与黄宗汉“结交”,并将黄宗汉拉为事业合伙人,事业更盛。王英九逐渐升官,升至浙江巡抚。咸丰十一年(1861年)太平军包围杭州,胡雪岩协助,由上海运军火、米粮、银钱以接济杭州府清军,但被太平军击退。杭州最终因乏粮陷落,王英九不投降,自裁。
  由于王英九的事迹行传中,包括《清史稿》,几乎不见胡雪岩,史家质疑胡雪岩攀附的官员根本不是王英九,而安徽耆老口述中,不详其名,而是某位字号为“英九”的贪官,胡雪岩在青楼认识这位贪官“英九”,并透过其关系向上结交、行贿,一层一层认识,最后认识到左宗棠。但贪官“英九”地位卑微,而王英九是当时名宦,较有名气,最终被传为“王英九”,即王有龄。而与王英九的这段故事,情节逐渐增加,然后被写入高阳等人的小说中,或编入各大戏剧中,由传奇变为野史。
  次年,清军克复杭州,胡雪岩在浙江布政使蒋益澧引荐下,协助时任闽浙总督的左宗棠联络“常捷军”。胡雪岩的作为给左宗棠留下了深刻印象,左宗棠后来在奏折中提到:“按察使衔福建补用道胡光墉,自臣入浙,委办诸务,悉臻妥协。杭州克复后,在籍筹办善后,极为得力。其急公好义,实心实力,迥非寻常办理赈抚劳绩可比。”同治五年(1866年),胡又协助左创办福州船政局。同年左调任陕甘总督,胡在上海为左办理采运、筹饷以及订购军火,代其向外国银行团借款,开中国政府商借外债之先例,涉及本金达1595万两白银,胡雪岩积功升迁至“布政使衔”的三品官阶,赏黄马褂,所戴朝冠顶上饰以镂空珊瑚,俗称“红顶子”的二品顶戴,故又被称为“红顶商人”。以商人的身份,穿黄马褂,戴红顶子,是清朝极少数的特例。
  胡雪岩以杭州经营的钱庄为本业,发迹后扩展至当铺、房地产,也触及盐业、茶业、布业、航运、粮食买卖和中药行、甚至军火等事业。其中主要以在各行省设有二十多个支店的“阜康钱庄”,阜康钱庄之典据在于《华阳国志》中“世平道治,民物阜康”,以及创建于杭州清河坊大井巷的国药号“胡庆馀堂”为两大主要事业,富甲天下,被誉为一代巨贾,大兴土木,营造庭园,并拥有众多妻妾。曾纪泽就斥责胡雪岩为“奸商谋利,病民蠹国”。据估计其资产最多时曾达一亿两白银。
  胡经营出口丝业,投资五千万两银囤积生丝,垄断居奇,“举江浙二省之育蚕村镇,而一律给予定金,令勿售外人,完全售与胡氏”,1882年洋商想购买蚕丝,却“一斤一两亦不可得”,对胡的垄断无可奈何。次年胡又试图联合华商垄断,无人理睬,此时洋商已经彻底被激怒“共誓今年不贩生丝”,加上美国铁路股票崩盘,导致世界经济危机,使上海生丝销售停滞。胡放了一年的生丝不得不折本出售,损失八千万两。此时李鸿章为了遏制左宗棠的势力,所以“排左必先除胡”,决心打击胡雪岩。李鸿章向上海道观察使邵友濂(邵小村)表示“白银更胜白米,钱根即是命根”,要邵友濂故意拖延胡雪岩的饷款二十日。胡雪岩缺乏现金,无奈之下从自己的钱庄,调现银五千万两周转。消息传出,一时市面大传,胡雪岩积囤生丝,大赔血本,并挪用钱庄的存款,故杭州府存户开始挤兑,于是胡氏杭州的“泰来钱庄”倒闭,接连各地皆发生挤兑风潮。童元松评论说:“1883年爆发的金融风潮是19世纪中国影响最大的一次,是由胡光墉囤积生丝投机失败引起的。”1883年12月3日,京师阜康分号关闭。接着,镇江、宁波、杭州、福州、金陵、汉口、长沙等分号亦相继闭歇。1884年终于破产,负债累累,胡雪岩遣散姬妾、仆人、婢女。
  年十一月初一日(新历12月6日),在孤寂潦倒中离世。十一天后,户部尚书阎敬铭奏请速将胡“弩交刑部严追,定拟治罪”,并将其“家属押追着落,扫数完缴”。杭州知府吴世荣率领钱塘、仁和两县令,发兵前往抄家查封,结果发现“所有家产,前已变抵公私各款,现人亡财尽,无产可封。”
  胡雪岩破产原因
  胡雪岩破产於1883年12月初,据当时的《申报》报道,1883年11月,上海阜康雪记钱庄面临资金链断裂险情之时,胡雪岩将自己所囤积的15000包生丝分别卖给了怡和洋行(2000包)、天祥洋行(13000包)。
  洋人白尔辣在写给李鸿章的信中已披露当时生丝的价格:“每包生丝通扯价(平均价)为320两白银”,那麽15000包生丝的总价值则为480万两白银。胡雪岩囤积生丝亏损150万两白银。
  然而,一代巨绅胡雪岩仅仅因为亏损了150万两白银,就走上了破败之路?这样的说法自然难以让人置信。那麽,当时究竟还发生了什麽呢?
  1884年10月19日《申报》报道说:去年(1883年)冬天,“本埠各大行栈倒闭纷纷,约计所耗之数,有数百万之多。市面情形大为减色。”进入1884年,市面更萧条,倒闭的商铺更多,并牵连到放贷的钱庄。
  当时中国兴起了一股造铁路、开煤矿、兴轮船的热潮,相关的股份公司纷纷建立。大量资金从钱庄、商号流向股市。更要命的是:许多人都把买卖股票当作了赚钱的正当生意,所以向钱庄贷款用於炒卖股票的现象也很普遍。
  恶果随之而来,《申报》说:从1883年开始,“买卖股份之旺,几於举国若狂,不及一年,而情弊显露,股票万千直如废纸。”从钱庄、商号流出的大量资金就此在股市中蒸发。坏账、呆账由此而大量出现,经济形势就此恶化。
 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,胡雪岩将一笔数额不小的资金用在了囤积物资(生丝)上,应该说还算是明智之举。毕竟在面临资金困难时,生丝还能够及时变成现银的。但是,胡雪岩钱庄的资金远不止这囤积生丝的480万两白银,更多的资金当时应该都放贷在外。当猛烈的金融风暴降临后,这些放贷在外的大量资金往往就成了无法收回的坏账、呆账。一旦遭遇挤兑风潮,自然就难以招架。这应是胡雪岩破产的真正原因。
  评价
  高阳《红顶商人》评胡雪岩︰“其实胡雪岩的手腕也很简单,胡雪岩会说话,更会听话,不管那人是如何言语无味,他能一本正经,两眼注视,仿佛听得极感兴味似的。同时,他也真的是在听,紧要关头补充一、两语,引申一、两义,使得滔滔不绝者,有莫逆于心之快,自然觉得投机而成至交”。

您可能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